O.E Alixs

Photographs and u made my life up.
生活就是不斷的記憶、不停的前進。
Travel around the world then maybe I'll know
走吧、行きましょ。

Childhood.

其實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小時候救就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

吃飯有我、爸、跟魏哥。
總當魏哥是我真的哥哥 但是不親的那種。

雖然現在這樣說定會被反駁「啊環境因素你夠了」「別再牽強了」「哎就是小女孩嘛還有什麼能說的」

幼稚園的小女生—Teresa.
Teresa開口了「我想送卡片給我喜歡的男生、你看這樣可愛吧」說完就拿出一個大愛心。
「啊好可愛那我也要送給我喜歡的某某」「我也要!」女孩們就這樣一堆兒的開始畫給「喜歡的男生」的卡片、
嗯?你說我有沒有?當然有畫 也送了 對象是班上的小gay 我說因為我們很像 但我喜歡嗎?是那樣的喜歡嗎?
肯定是沒有的、只是為了生存與融入。

低年級的校外教學—愛玲.
上了公車總是一群群的小男生與小女生
分開的 當然。
公車晃到炸 當然。
手拉著吊環的愛鈴眼見我要跌倒了 順手就扶上我的腰把我穩住、
「哦哦哦~」「哎喲妳們~」小男生的瞎起鬨誰沒聽過 但我偏偏遇上小孩子最少遇見的。
「幹嘛啦她要跌倒了耶」愛玲反駁
我當然什麼也不覺得不對 。

中年紀的排座位—Judy.
剛排好新位子的 很高興
嗯對 「很」高興我旁邊是他—最吵的小男生
眼光不停晃悠 不停尋找她的身影⋯啊 找到
因為找到 因為看到而放心 或許不自覺的露出笑容 旁邊的小男生鐵定不會放過 來調侃一番
「哎喲幹嘛啊、看到誰那麼開心⋯哇哦是她哦 哦哦哦~?妳喜歡她哦 哇⋯」
南部小男生的腦袋都裝些什麼?
妳問我 我問誰去?

當時的我們 小於7。


是不是從小?硬要說也是。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