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 Alixs

Photographs and u made my life up.
生活就是不斷的記憶、不停的前進。
Travel around the world then maybe I'll know
走吧、行きましょ。

IMPOSSIBLE.

I AM IMPOSSIBLE—我無藥可救。

想回饋一些、給予的。

受寵若驚的、彷若往昔一般
回饋?能行嗎?

是不是在等待些什麼、
妄想的回饋,嗯想當然爾、もうそです。

「輕取頸上肌膚的溫氣、用余之氣息、掃撫而去—」啊、斷線思考。

汲取頸上肌膚的溫柔、以余之吐息、掃撫而去—」啪、的一聲,斷線。


「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不是與何人居,
如入花房、我親愛的香水百合,其濃烈的fragrance、嗅覺痲痹。
如若妳入花房—
不敢自稱芬芳,僅盼望如此

文思糾纏、貓吐毛線球,哽。
柳絮紛飛、腦中片片記憶沒於土中
回憶?只得輕敲our dearest Lethe的大門


像是反射動作一般、輕摟妳腰將妳拉近自己身側,未見妳驚訝或反抗—早已習慣般、或是自作多情罷,妳順著拉力,踏步貼近、
puzzle softly.
後來才反應過來。


能否不在乎他人眼光而存在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