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 Alixs

Photographs and u made my life up.
生活就是不斷的記憶、不停的前進。
Travel around the world then maybe I'll know
走吧、行きましょ。

瓦坎达日常(三)

Toto:

1.


 


吧唧装好了胳膊,开始正式加入训练。


训练室里。


大家一片和谐,时而一起打沙包,时而互相殴打。


队长边打边喊吧唧:“打得顺手吗吧唧?”


吧唧边打边随口回答:“顺手。”


队长:“最喜欢打哪个?”


吧唧:“你。”


队长:“……你说你最喜欢打哪个?”


“你。”


“你最喜欢哪个?”


“你。”


“嘿嘿。”


 


吧唧回过神来,停下了打沙包的动作。


冷静地看着队长。


猎鹰和旺达迅速边假装认真打边移动到角落。


 


半小时后。


 


早会回来的陛下看看满地残骸整个散发着惨死的气质的训练室,又看看队长的黑眼圈。


队长抬头看天。


 


 


2.


 


外勤任务中猎鹰的翅膀扯坏了,喊吧唧帮忙修。


猎鹰一边修一边生气:“给我的翅膀都不好使,堂堂一国之君家里东西质量这么差气死我了干完这场我就辞……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吧唧张大嘴:“Steve之前给我看了很多电影。”


“所以?”


“这种台词不能乱说的。”


“哪种?”


“就是干完最后一票就回家啦,打完这场仗就娶媳妇啦,这种。”


猎鹰深沉脸:“也不是谁都不能说这种台词的。”


求知欲极强的吧唧一下子精神了:“谁可以说?”


“主角。例如我。我有主角光环。”


“就是那种怎么砸怎么揍怎么撞都不会死的主角?”


“对。”


“我可以试试揍你吗?”


“……”


“好想揍揍你。”


“你想太多了。”


 


 


3.


 


队长带回来一位客人。


蚁人声如洪钟地和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我来瞻仰一下你们各位平常是怎么……训……练……的?”


彼时旺达正在和吧唧打游戏。


猎鹰正在把薯片抛起来再自己飞上去咬住,玩得不亦乐乎。


黑豹躺在沙发上一边看书一边戴着耳机听音乐。


大家都很忙。


旺达抽空和蚁人打了个招呼:“你好你好,要来玩一场吗?”


蚁人摆手再摆手,缩回队长旁边:“我来得不是时候?今天大家休息吗?”


队长拉着他站远了一点。


“你再等等。”


 


啪嗒。


一块薯片掉在了旺达的手柄上。


吧唧眼明手快一下子把旺达KO掉,欢呼:“耶!”


旺达摔手柄,去撕猎鹰的翅膀。


猎鹰匆忙逃走之间撞倒了吧唧。


吧唧一只拖鞋扔过去,扔中了陛下。


四个人厮打成一团。


 


队长冲蚁人眨眨眼。


蚁人给了队长一个五体投地的眼神,赶紧找了个视角最好的位置认真学习招式。


 


 


4.


 


蚁人在瓦坎达留了两天,在大大小小几场架中收获良多,临走前把大家叫在一起作个感谢和告别。


陛下热诚地表达了友好:“这儿有各种称手的武器,选一件吧?”


蚁人:“谢谢谢谢,武器够用了,不过就是……”


“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蚁人踌躇了一下。


蚁人看了看旺达。


旺达:“嗯?”


蚁人:“……我女儿最近要和我住几天,可我不会给她扎辫子,你看你能不能…….”


旺达静默了半分钟。


扶额头:“我教你可以,可我自己给自己扎不方便示范啊。”


 


旺达的话说完之后。


众人的目光唰唰投到了吧唧身上。


吧唧:“……看我干什么。”


队长板着一张忍笑忍得很辛苦的脸:“他们的意思是……除了旺达之外只有你的头发长度适合扎辫子了…….”


吧唧:“你的脸是不是想念我的拳头了。”


队长:“不是。”


吧唧:“走开。”


队长走开了。


蚁人飞快地甩出一张照片:“吧唧你看这是我女儿,是不是特别可爱?如果扎辫子一定更可爱。”


吧唧:“如果光头一定也很可爱。”


蚁人也走开了。


 


 


 


5.


 


后来队长的笔记本里除了70年前穿着军装的巴恩斯中士的照片之外,又多夹了一张照片。


九头蛇的幽灵杀手被几个人按在椅子上炸了一个小马尾,表情屈辱眼神悲愤,站起来哗啦一下把罪魁祸首美国队长扑倒在地上打。


蚁人赶紧拿手机抓拍,准备给他女儿看他偶像打架。


咔擦。


正好拍到笑得喘不过气来的队长一边手忙脚乱地抓住吧唧的手一边揪揪小马尾:“真的很好看!真的真的!我发誓。”而吧唧心不甘情不愿地哼了一声,低下头,嘴角翘起一个几乎看不见的笑容。



评论

热度(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