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 Alixs

Photographs and u made my life up.
生活就是不斷的記憶、不停的前進。
Travel around the world then maybe I'll know
走吧、行きましょ。

猫狗一家亲(哨向学院au)

溯:

概要:向导吉姆和半哨兵瓦肯斯波克,一个错过却重新找回的甜蜜故事,途中两个萌物出没! 中长篇


本段涉及大量哨兵向导的二设,热泪!我终于让斯波克出现了!!!以及炖得一点都不香的肉_(:з」∠)_


 前文  1, 2, 3上3下


(8)


火焰在不停的燃烧,无边的热浪阵阵上涌,吉姆觉得自己仿佛被丢进了火山口,无形的火焰将他的烤出汁水,一点点变干,精神世界中蔚蓝色的大海在沸腾,一切都在燃烧,吉姆呻吟着渴求着某个冰冷东西能将他从无边的酷热中拯救出来,无意识放出的精神触角也恹恹的缠绕着,直到一只凉凉的手轻轻的抚过被汗水浸湿的额头,脸颊……吉姆忍不住抓着那凉凉的的东西不停地摩蹭着,初期结合热的烧灼下,吉姆无意识的追逐着那个清凉而辛辣的气味,追逐着那具让他凉下来的身体……


黑色的尖耳朵猫咪轻柔的扑在恹恹躺倒在地上的小jimmy身上,不断发出小小的呼噜声,小jimmy回应着,伸出舌头不停地舔着小尖耳朵,黑色和金色的皮毛静静地融在一起,就像他们的主人一样……


吉姆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他掉进了一个有着大大太阳的红色沙漠,那里有着无数的不同颜色的门,他想去推门却被不知从何处蔓延出的金色洪流一下子冲走了,他随着水流走啊走啊,阳光暖暖的照耀着他,就像有什么熟悉东西将他温柔的包围着,簇拥着他向前走去,直达沙漠的尽头。他看见了红紫色阳光下的那一湾熟悉得碧蓝色海水,有一双手将他轻柔的扯起,羽毛轻轻的飘落在他的嘴唇,他的脸颊上,一切的疼痛都被抹去,感觉就像浸泡在温暖的水里,轻轻随波逐流……


热潮渐渐退去,被结合热折磨得精疲力尽的吉姆几乎是瘫软在床上,模糊的视线里他看到一双苍白却覆盖着一层薄薄均匀的肌肉的手臂,手的主人正跪坐在床头,他的手指正轻柔的抚过吉姆太阳穴,半边脸颊,吉姆艰难的想要看清楚那是谁,但是困倦一层层涌上来,他恍恍惚惚间听见了熟悉得哼唱声,让他掉进了十二岁之前的那间躲避一切争吵的房间,他仿佛又变成了那个十几岁的孩子躲在被子里开着PADD无理的要求遥远星系那端尖耳朵精灵给他唱歌,固执的不听“睡前唱歌不合逻辑的”,最终伴随着没有歌词的哼唱缓缓陷入梦乡……


小jimmy用前爪团包着团成一团的尖耳朵猫咪,“呼噜呼噜”地发出轻柔的声音,一黑一黄两种毛发交杂在一起,渐渐进入了梦乡。


“滴滴滴滴……滴滴滴……”持续不断的PADD蜂鸣声不断响起,吉姆蜷缩在被子里,只伸出一只手去枕头边去摸索着想要关掉PADD,结果怎么也摸不到。吉姆揉着眼睛,缓缓地清醒过来,他瞪着被闪烁的阳光照亮的穹顶,雪白的墙壁,,被摆在餐桌上的PADD,床尾整齐折叠好的衣服,所有都是整整齐齐的摆设,昨夜的记忆终于一点一点从脑海深处溜出来,被情欲火焰炙烤的痛苦,温柔舔舐的猫咪以及……清凉的有力的手臂,被拥抱的力度,还有羽毛般坠落的吻……“GOD!”吉姆一把蒙住自己的眼睛,感受赤裸的身体与被子亲密接触。


小jimmy也从地上一跃而起,四处转悠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小jimmy过来,”吉姆招呼着他的能量兽,小jimmy转悠了几圈什么也没找到,委屈的跳到主人的手边,“你找不到Pointy了?”吉姆感受着脑海中小jimmy伤心的心情,“那……难道是?”


他一把坐起来“嘶……”感受着身体些微的疼痛。“Fuck  you”他呻吟出声,记忆最后的是迷糊的视野中看到那双深棕色的眼睛,那双盈满了莫名熟悉得温柔的眼睛,以及熄灭不了将他同时席卷了的翻腾情欲的眼睛。


吉姆转身在床头有力磕了磕脑袋,整个房间里只有他一个的人的声音,“Oh ,Shit!一个跟他的能量兽一样吃了就跑的混蛋!!!!!”


他抓起床尾的衣服急匆匆的穿上,衣服有些偏长,吉姆只好把裤腿卷起来,看起来它的主人比吉姆要高上不少。吉姆在房间里找了找,没找到昨天被撕裂的衣服(“大概是被毁尸灭迹了吧”吉姆嘀咕)。


PADD又一次疯狂地响起来了,吉姆一把拿起来,看到上面显示的接近百条的未接通通讯,以及越来越抓狂的留言,“完蛋!老骨头这次真的要杀了我了!”他望着PADD上不停跳动的麦卡伊,犹豫再三终于接通了:“吉姆!!!天杀的jimboy 你昨夜晚上去哪里了!!我打了你一晚上的PADD!!!”PADD视讯中立即浮现出马上要爆炸的麦卡伊,“小鬼!你就留个“救命”就消失不见了!你现在在哪里!!!”


“大概在哪个公寓?”吉姆讪笑的,讨好的对着麦卡伊露出可怜兮兮的狗狗眼,“只是跟人上了个床嘛。老骨头~~~~”


“在结合热初期跟人上床,你确定不是被某个哨兵给绑定了吗!!!!”麦卡伊咆哮道。


“你怎么知道的……”


“你以为我只给你打了一夜电话吗?天杀的!我差点去警察局报警了!!!”麦卡伊几乎要从视讯里冲出来狠狠的给吉姆来上一针了,“你最好祈祷你不要有任何的过敏情况!!!我一定会用古时代的注射针给你好好来上一针的!”


吉姆缩了缩脖子,冲着麦卡伊露出有史以来最水汪汪的眼神


“赶紧给我滚回来!”麦卡伊愤怒的掐断视讯。


“Ops!”吉姆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拿上PADD走出了这个陌生的公寓,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在床头放着一张纸条,上面有人用优美的笔触写道:“0900时我有应上的课程,已经为你点好早餐,关于昨夜的事宜,一个午间讨论餐会是科学的。————Spock.”

评论

热度(47)

  1. O.E Alix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