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 Alixs

Photographs and u made my life up.
生活就是不斷的記憶、不停的前進。
Travel around the world then maybe I'll know
走吧、行きましょ。

星尘与花(3)

生活在别处:

*Spirk,AOS,STB之后,幼化大副注意
*星球和种族都是我编的
*逻辑混乱,文不对题,觉得雷的话请尽情殴打作者
*除了BUG和OOC我什么都不拥有

星尘与花

Part 1.Flowers(3)

Jim将钥匙捅进锁孔,转了两下。

门开了。

音乐断断续续的飘进他的耳朵,由远而近,温柔宁静像科学官蓝色的制服。

已经不存在的星球的已经不存在的房屋里,安放着一具小小的黑色棺材。它似乎已经被独自留在这里很久,荆棘紧紧缠绕住它的每一面,让人疑心下一秒这小小的棺材就会自己碎裂开。

“……大地精把自己的意识封在了棺材里?”Bones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三录仪却发现它没有和自己一起出现在Spock的意识世界里,“我们该怎么办?打开它?”

“Bones,我想我们……要打开它。”Jim不等Bones出声阻止就伸手抚过层层缠绕的荆棘,棘刺在他的手指上划出伤口榨出血液,“越快越好。”
他补充道。

Bones一边嘀嘀咕咕着感染、破伤风、疫苗、消炎药和其它奇奇怪怪的东西,一边蹲下身,和Jim一起动手清理掉密密层层生长的荆棘,滴落的血珠激起地面的灰尘,尚可忍受但无法忽略的疼痛攻占了整个手掌。

这不算什么。为了Spock。

一刻钟之后丛生的荆棘被清理干净,他们移开棺盖。

丁香与白栀子。月桂与风信子。鸢尾雏菊天竺葵和紫罗兰。白色山楂甜蜜苦涩的花雨。
蜷缩成一团的小小Spock,被鲜花环绕。两只白皙的小手在胸前交握,护住胸口的一朵红玫瑰。

有那么一分钟谁都没有动作,然后Bones用手肘推了推Jim,他才回过神来伸手把那小小的男孩子抱出来。

于是现在,Spock在Jim怀里平稳的呼吸着,白皙的脸上浮现着轻浅的绿晕。

“我们应该离开。”他悄声对Bones说,站起身来。

他抱着Spock,和Bones一起走到瓦肯银子一样闪亮的星光下,热风吹过脸颊,让他几乎有了正在飞行的错觉……



Jim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坐在生物床边的一张椅子上,握着Spock的手。Bones在另一边,而霍格尔的大巫师正努力伸长手臂摁着Spock的额头,另一只手则挥舞着他的棍子。”

“他会在两个小时之内醒来。”他断言,“你们做的非常好,舰长。”

“他暂时还会维持孩童的模样,但魔法的力量已经在慢慢消散,最多一周就会恢复原状。”

巫师跳下椅子,把他的棍子收了起来:“还有一件事……”

Jim能看见小个子巫师棕色的大眼睛在镜片后闪闪发亮,“三折伞是什么?”

-TBC-

于是这里是久违的更新

我爱学习学习爱我【抱头

评论

热度(29)

  1. O.E Alixs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