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 Alixs

Photographs and u made my life up.
生活就是不斷的記憶、不停的前進。
Travel around the world then maybe I'll know
走吧、行きましょ。

【AOS/Spirk】 舰长和大副很会玩

cicero:

阅读前请大家先把节操扔一扔。(反正还会像韭菜一样长出来的。)虽然本文并没有NC-17,大概R级吧? 


 


演员 & 富豪


 


当Spock回到房间时,一个温暖的肉体贴上了他的后背。Spock鼻翼煽动,闻道了他熟悉的味道,那股混杂着小麦和牛奶的香甜。


“Kirk。”Spock呼唤情人的名字。


“这个叫法是不是太冷淡了?”身后的人抱怨道。


“Jim……”Spock调整自己的呼吸,“你今天尤其热情。”


Jim出其不意舔上Spock的耳际,一向自持理智的男人思考停滞了。


Jim一边用胸膛磨蹭他的后背一边撒娇道:“我真的很想出演那个角色,亲爱的。”


Spock很快搞明白了他在玩什么把戏。


“2亿的投资将使我获得足够影响力决定主角人选。”


Jim嗯哼一声,双手不安分地伸入Spock的上衣,摸索他的腰际。Spock按捺住立刻扑倒情人的冲动。


“问题是,你是否有足够价值,值得我这样做。”


Jim往他耳朵里吹了一口气:“绝对的。你不可能找到比我更擅长服侍你的人了。”


 


Jim今天事后还有力气,他不断玩弄Spock的刘海和耳朵。Spock乖乖躺在他身下,任情人进行人体探索活动。


他亲吻Spock的嘴唇,其中的温柔多过热情:“我的表现怎么样?”Jim眼睛里闪着亮光。


“你的确取悦了我。不过仅仅一次服务恐怕无法弥补我的付出,小明星。”


Jim贴着他的嘴唇笑了起来:“贪得无厌的混蛋。”他窝到Spock的怀里准备入睡。


“我有没有说过。”Jim迷迷糊糊地说,“根本是我在潜规则你?我不需要Sugar Daddy也有片子演。但是你实在太火辣了,所以我找借口睡了你。”


“你该睡了,Jim。”Spock抚摸他的金发,就像在安抚一只小猫。


“嗯嗯,晚安。我还要潜你好几遍,等着吧。”


Spock忍不住微笑。


 


 


脱衣舞男 & 纯情顾客


 


粉色的灯光将脱衣舞俱乐部装点得暧昧不清,空气中飘荡的酒精和香水味让人迷醉。Spock走过大厅的时候正有几个女子站在舞台上表演钢管舞,他低着头匆匆穿过人群。


现在他不安地坐在包厢里,努力压抑住自己逃跑的欲望。


包厢的门帘被掀起,有人走进了他的房间。Spock不敢抬头去看她的脸,只能盯着一双形状姣好的长腿。


“第一次来这里?”嬉笑的声音从他头上传来。


Spock惊讶地抬头,金发的男人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我相信我要求的是女性的服务……”Spock僵硬地说。


“别那么死板嘛。”金发男子给了他一个飞吻,“还是说,你对我不满意?”


Spock哽住了,他无法否认这个男子极有魅力的事实。可笑的小背心和内裤被他穿出了色情的感觉,他凌乱的金发不羁又狂野,还有那双能把人吸进去的蓝眼睛……


Spock发现自己呼吸停滞了几拍。显然金发舞男也察觉了他的窘迫。


他调皮地眨眨眼睛:“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开始了?”


Spock连一个反应都做不出,只能把视线牢牢黏在他身上。


音乐响起。所谓的舞蹈就是赤裸裸的挑逗,每个动作都被刻意设计用来展示人体的性感带。金发舞男圆润的臀部、柔韧有力的腰肢和若隐若现的鼠蹊部看得Spock的血液上涌。终于Spock的目光移开他的身体,他都不敢再抬头。


但舞男不打算放过这个纯情的顾客。


“啊啊,这样可不行。你付了钱,我却没好好表演的话会被老板惩罚的。”


他爬到Spock的单人沙发上,跪在扶手上支撑起自己的体重。这里的规矩是不准身体接触,他巧妙贴近Spock的身体,仅仅留出一线距离。他再次扭动起来,Spock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热气包围着自己。Spock几乎是惊恐地向后窝到沙发中。


“我……你不用……”Spock语无伦次了。


金发舞男的轻笑拂过他的发顶:“别假装正经了,先生。你的小兄弟可不是这么说的。”


Spock羞愧得想把自己藏到地板下。隔着薄薄一张纸的距离就是他见过最美丽的肉体,泛着亮片的闪光和些许水泽。光是把手老老实实放在身侧不到处乱摸就耗光了Spock所有的自制力。一场脱衣舞秀变得了彻底的、漫长的残忍处刑。


在音乐结束的瞬间,Spock如获大赦般试图逃出包厢。舞男却拦住了他,他的脸颊已染上了绯红,看上去居然有些害羞。


他把一张卡片塞到Spock的衣领中,眨眨眼离开了。


那张卡片上用口红写着一个名字,Jim。下面是一串文字,Spock很快认出了是某家旅馆的地址。


 


看来今晚Spock的好运还没用完。


 


 


主人 & 猫咪


 


深夜了,Jim还有许多工作没有完成。他的肩膀已经酸胀不堪 ,眼睛也感到干涩。他放下PADD准备喘口气。


有个脑袋靠到他的肩膀上。


Jim满含歉意地说:“我今晚不能陪你了。你先自己……”


他听到身后的生物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咪咕的声音。


Jim呆住了:“刚才你是……猫叫了吗?”


Spock没有回答。取而代之的是厚实的舌头舔上Jim后颈,好似在为他梳理毛发。


“别闹了Spock。”


Spock没有停下。甚至得寸进尺把Jim圈进自己怀里,把头埋到Jim的颈窝里贪婪地嗅他的味道。


“Spock……”Jim呻吟道。


Spock抬起头,用大大的棕色眼睛看着他。那里面没有人类的情绪,纯粹是动物般的纯洁无知。


Jim放弃抵抗了。他的手沿着Spock的后脑勺一路顺到尾椎骨,舒服得Spock靠在他身上轻轻磨蹭。


“好猫咪。”Jim表扬他。


突然间他被猛地掀翻,强健的躯体不容置疑覆到他身上。温顺的猫咪眨眼间变成了凶狠的大型捕食者。Spock压住他的四肢,一双兽瞳打量着他,似乎在思索该从哪下口。


“等等……”Jim慌了。


回答他的是衣服被撕碎的声音。


 


第二天Jim腰酸背疼地醒来,身上都是青紫的痕迹。Spock昨夜特别热情,还老爱用牙齿。Jim整晚都疲于应对他,早就把工作抛到脑后。现在他不得不直面残酷的现实了。


他打开PADD,发现里面的工作都完成了,还附送条理清晰的批注和贴心的下一步计划。


他回过头,Spock正眯起眼睛盯着他。他的姿态表明他正不爽于Jim的离开。


Jim无奈地爬回床上,重新把Spock圈进怀里。


“坏猫咪。”他宠溺地说。


于是Spock找到一个舒服的角度,不肯挪动了。


 


 


俘虏 & 罗慕兰军官


 


Jim的舰长制服歪歪斜斜挂在身上。他跪在冰冷的金属地面上,双手被束在身后。


罗慕兰军官的皮靴踩上Jim的腹部,他轻蔑地俯视联邦年轻的传奇舰长。


“狗杂种!”Jim吐出一口唾沫。


罗慕兰人强迫他直视自己:“是Spock指挥官。如果你不想再多吃点苦头的话,最好记住我的名字。”


“趁现在得意吧,你们的帝国很快就会被联邦挫骨扬灰。”


Spock用力拉扯Jim的头发让他露出痛苦的表情:“看来你好像学不乖。联邦的年轻舰长,帝国有许多买家对你感兴趣。或许我们还能把玩弄你的影片发送到联邦的公开网络上,相信会对联邦的士气大有益助。”


Jim没有退缩,他海蓝的眼睛里燃烧着怒焰:“那也改变不了你们注定灭亡的命运!”


军官放开了他。Spock端坐在椅子上,掠食者般的视线仿佛在评估他的价值。


“或者我有个更好的提议。你留在我身边,当我的私人宠物。如果你表现得更配合,我可以考虑让你多活点日子。”


“抱歉,我对变态不感兴趣。”


“所以你不喜欢温柔的对待。那么我会将你绑在床上,日夜侵犯。即使我不在房间里,我也会给你塞上跳蛋并开到最大功率,等我回来的时候你会哭着求我让你解脱。但我不会停止。你会被我彻底开发,直到乳首敏感到无法穿上衣服,能像个女人一样不断高潮。几个月后你会变得比她们更淫荡贪婪,只要我不在你身体里,你就会犯毒瘾似的饥渴难耐。”


出乎他意料的是,Jim没有回嘴。他只是跪在地面上,弓起身子用力喘息,面色不正常地潮红着。


他拎起Jim,看到他双腿中耸立起的突起。


“看来我们的传奇舰长还有受虐的癖好?”Spock近乎温柔地说。他咬上Jim的脖子,用犬牙啃噬薄薄的皮肤。疼痛让Jim哭叫出声,也让Jim更加欲火高涨。


“无可救药。”Spock叹息。


Jim无法反驳。他一直羞于启齿的弱点居然被敌人握在手中,他已经可以预料到接下来自己悲惨的遭遇。


罗慕兰军官把他甩到床上。


“尽量哀求哭喊吧。没有人会来救你,但这样做会使我愉悦。”


Jim紧闭上眼睛,似乎在忍耐他的羞辱。Spock不介意,因为他知道这坚贞的表象维持不了多久。很快他就会变成自己的私人性爱奴隶,为他疯狂为他中毒,从此再也无法离开。


 


 


医生 & 病患


 


Jim用冰凉的听诊器贴上Spock的胸膛。


“医生。”Spock说。


“嗯?”


“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要使用十九世纪发明的古老诊断仪器?”


“用三录仪也太没情趣了……病人!不要问那么多问题。”


Spock躺在医疗床上,看着笨手笨脚的医生。


Jim的手指在他的腹部摸索:“嗯,所以你的心脏在这个位置,真有趣。”


“医生。”Spock无奈道,“我怀疑你是否持有行医资质。”


Jim嘟起嘴:“病人不准质疑医生。现在我要检查你的生殖器。”


Spock为难地看着他。


Jim趾高气昂地说:“要遵从医生的命令!”


Spock慢吞吞开始脱裤子,而Jim兴致勃勃地旁观着。


 


就在这时,一声咆哮打破了医疗室里暧昧的空气。


“你们在我的地盘干什么!”


Jim和Spock转身,两人对暴怒的CMO摆出无辜的样子。


“我们……”Jim试图解释。


“别说了,我不想听你的借口!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神圣的医疗部!我们在这里治病救人!不是用来给你们玩情趣的地方!现在,滚出去!”


Jim毫不怀疑他要是敢说个不字,Bones就要用无针注射器谋杀两个上级了。因此他和Spock很识相地起身往外走。


“放轻松点,现在是离岸假期中。”Jim走出去时拍了拍Bones的肩膀。


“亏你还知道!还是你们就想趁着企业号上人少的时候在各个公共场合交媾?别告诉我答案,直接消失就是了!”McCoy挥舞着拳头说。


 


Jim和Spock灰溜溜回到舱室中。


Spock站到Jim面前,以汇报任务的姿势说:“19.3分种前我已警告过你,舰长,在医疗部进行角色扮演性爱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Bones又不会真吃了我们。”Jim吐吐舌头,“这次算我失手好了。但你得承认我之前所有的策划都是大成功。”


“我无法否认。”


“那下次我们该玩什么?”Jim期待地看着他。


Spock沉吟道:“瓦肯王子与他的逃婚未婚夫是一个有高度吸引力的选项。”


“哦Spock。”Jim把他拉到床上,“你是不是也会偷看那些愚蠢的恋爱小说?”


“否定的。这是毫无根据的猜测。”Spock说着亲吻了Jim。


“不过我想。”Jim在接吻的空隙中说,“今天来一发普通的性爱也不错。”


“那是可接受的。”Spock说。


 


 


-END-


 


不伤害医生不舒服斯基。


上不去随缘的第N天,我要死了。生无可恋.jpg。


最近摸鱼化越来越厉害了,写两行字就忍不住打开一个吸猫/狗视频。这样下去我要废了。



评论

热度(262)